欢迎访问! 访问总计: 今 天 是:          
信息公开
新闻资讯
在线服务
交流互动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新闻资讯 >> 理论研究 >> 学术文章  
 
从北高审理指南看如何证明“作品”的构成
 2018-08-21   【  

在文学艺术领域,很多作者经常发现自己的作品被他人剽窃、篡改,于是一些作者就会将侵权人诉至法院。那么,在诉讼中,作者应当如何举证呢?前提之一,就是要证明自己的“作品”构成现行《著作权法》认可的作品。那么,如何证明呢?前不久,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对外公布了《侵害著作权案件审理指南》(以下简称北高审理指南),其中的“权利客体的审查”部分对此作了详细的指引。

作者必须是“自然人”

根据北高审理指南的规定,审查原告主张著作权的客体是否构成作品,首先要考虑涉案作品是否属于在“文学、艺术和科学范围内自然人”所完成的创作。不难看出,要构成作品,作者必须是“自然人”。换言之,作品必须是人类的智力成果,这就把很多动物的“作品”(如马戏团大象画的画、猴子拍的照片等)或者人工智能的“作品”(如机器人写的诗歌或者小说)排除出作品的范畴之外。这是因为,作品必须能够体现出人类主观上的创作意志。所谓“创作意志”,是指作品的独创性必须有作者的创作意图和个人印记,如果创作意图缺失或不足,即使客观上形成了某种艺术成果,也不能认为构成了作品。

作品必须有“独创性”

根据北高审理指南的规定,原告所主张的作品必须具有“独创性”。版权法上的独创性,包括“独”和“创”两个要件。其中“独”的含义是指“独立创作、源自本人”,包括两种情形:第一,从无到有的创作;第二,以已有作品为基础进行再创作。但是,无论何种情形,都须符合“创”的要求。“创”即“创造性”,即要求作品必须包含一定的创作高度。构成作品的具体创作高度虽然在各国司法实践中存在不同的看法,但必须反映作者个性化的选择、安排和取舍却是中外通行的共识。换言之,独创性要求作品有区别于其他表达形式的个性化,个性化的成分可以有多有少,但是必须存在。例如,精确临摹古画不会产生新的作品,原因正在于临摹者不会加入自己个性化的表达。古画临摹的价值和目的就在于临摹作品要忠实原作,切忌个人创造和擅自改动,形制、尺寸、内容、颜色、风格甚至残损、污痕都要与原作如出一辙。在这种情形下,自然没有个性化表达存在的空间。正是基于同样的原因,英国相关判例指出,“对于绘图而言,重要的是视觉价值。对原有绘图进行重新绘制,如果只有很少的视觉差异,则不能构成具有独创性的艺术作品,无论复制过程需要投入多少劳动和技巧。”正因为这一原因,北高审理指南对于“独创性”特别提到,认定独创性,要考虑“对表达的安排是否体现了作者的选择、判断”,并且,“认定表达是否具备独创性与其价值无关”。

作品必须有“表现形式”,可以被“复制”

根据北高审理指南的规定,原告所主张的作品,必须具有“一定的表现形式”,可以被“复制”。

首先,作品必须具有一定的表现形式。例如,在实践中,很多权利人创作出很多智力成果,却没有具体的表现形式,因此无法构成作品并受到《著作权法》的保护,其中的典型例子,就是“创意”。创意是指具有创造性的想法和构思,俗称点子、主意、策划等,是创意人将构思的“胸中之竹”转化为“手中之竹”的重要过程,这种想法或构思一方面具有通过某种有形的载体表现出来的可能(如语言、音乐、绘画),但另一方面又通常没有形成完备的表现形式(否则就构成了作品或者其他具体的智力成果)。在我国已经发生的一些案例中,创意具体表现为民俗仪式设计、节目模块设计、广告设计等未成文的笼统思路等。如前所述,如果没有“一定的表现形式”,就很难被认定为构成作品。

其次,作品必须能够被复制。在通常情况下,这一条件非常宽松,因为一件作品只要能够被固定在纸张、胶片、磁盘等有形材质上,就可视为已经被固定下来并可被复制,权利人无需另行去证明“作品必须能够被复制”的要件。但是,值得注意的是,有些事物的影像可以被复制,但事物本身无法被复制,则该事物本身无法构成作品,如体育比赛。在对体育比赛节目的讨论中,人们经常容易混淆两个概念:“体育比赛”和“体育比赛节目”。对于“体育比赛”的法律性质,世界上多数国家已经达成高度共识,即“体育竞技无版权”,这是因为,一般情况下,体育比赛的开展并没有事先安排好的“剧本”,比赛中双方运动员的具体表现是无法预测的,由此产生的比赛结果也具有极大的随机性、不确定性和不可重复性,因此难以构成作品。与之相对,“体育比赛节目”在具备足够独创性的前提下则可以构成作品。

“局部”完成的作品受保护吗?

如果一部作品满足前面3个条件,但是由于各种原因仅仅完成了局部,那么,可以受到法律保护吗?对此,《北高审理指南》规定,作品创作完成,既包括整体的创作完成,又包括局部的创作完成。创作完成的部分能够以某种形式完整表达作者的思想,可以认定该部分属于创作完成的作品。

例如,权利人计划画一幅“武松打虎”油画,但画完老虎形象后由于其他原因中止创作,则属于作品的“局部的创作完成”,对于老虎形象而言,仍然属于“创作完成的作品”,同样受《著作权法》保护。如果有人抄袭了“老虎”形象,将其画入自己的商业宣传画“龙腾虎跃”中,是否涉嫌侵权呢?显然,从整体上观察,“龙腾虎跃”和权利人的“武松打虎”有明显不同,但这种部分抄袭,也可能涉嫌侵权。原因在于,对于著作权侵权而言,是否构成侵权,并不特别关注侵权人是否从整体上进行抄袭,即使只抄袭了原作的一部分,只要被非法使用的部分或者片段本身也具有足够的独创性,同样不妨碍侵权的成立。

(作者系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法官)

 

作者:袁博 来源:中国新闻出版广电报 发布时间:2018816

 

 
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国家版权局)版权管理司 主办
电子邮件:guojiabanquan@163.com
地址:北京市西城区宣武门外大街40号 邮编:100052
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版权局 版权所有
京ICP备0507194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