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 访问总计: 今 天 是:          
信息公开
新闻资讯
在线服务
交流互动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新闻资讯 >> 理论研究 >> 学术文章  
 
“小金人”背后的版权较量
 2019-02-27   【  

北京时间2月25日,第91届奥斯卡金像奖揭开了最后的面纱。由彼得·法拉利导演的《绿皮书》荣获最佳影片奖、最佳男配角奖、最佳原创剧本奖,成为此届奥斯卡最大赢家。此外,墨西哥导演阿方索·卡隆执导的半自传体史诗电影《罗马》获得10项奥斯卡提名,夺得最佳导演奖、最佳外语片奖、最佳摄影奖,同样表现不俗。

纵观荣获奥斯卡奖项的电影,笔者发现了一个有意思的现象。过去很长时间里,获得奥斯卡奖的电影公司往往是老牌的电影制作公司,比如哥伦比亚、二十世纪福克斯、派拉蒙。但近年来,互联网公司的权重正在增大。此次的获奖电影《绿皮书》,联合出品方中出现了阿里影业的身影。另一家互联网公司奈飞(Netflix)则背书了电影《罗马》,其另一部电影《月事革命》摘得最佳纪录短片奖。2017年,亚马逊也曾凭借电影《海边的曼彻斯特》《推销员》斩获奥斯卡。

在笔者看来,近年来,奈飞、亚马逊等互联网公司的力量正从简单的平台角色,逐渐介入传统的电影生产、制造、出品流程中。获奖制作公司类型变更的表象背后,是大众观影习惯的改变、版权运营流程的再造和新旧制作力量的重新洗牌。

随着人们观影习惯从电视、大荧幕向视频、网络跃迁,互联网新兴力量的崛起显然已经不可忽视。例如,成立于1997年的奈飞,最早只是在线租赁DVD的提供商。转型流媒体后,奈飞不仅大量搜罗优质版权,还不惜成本地投入原创内容,力图将优质知识产权掌握在自己手中。很快,《纸牌屋》《黑镜》《怪奇物语》成为口碑爆款,付费用户明显增长,进一步刺激了奈飞在版权投入上的决心。2018年,奈飞在原创内容上的预算甚至超过80亿美元。

当传统的电影制作公司拥有的版权在数量、质量上无法与流媒体平台抗衡时,随之被改变的当然是传统的好莱坞赚钱方式。试想,人们可以在奈飞上不限时间、不限次数地自由选择电影、电视剧进行观看,并且新片更新速度与影院、电视台同步或较之更早,他们便更愿意干脆利落地支付一次性的费用,而更少地走进影院付费。比如,伴随奈飞的每月付费用户超过1.2亿人,电影从影院转向视频网站的“窗口期”红利消退,美国电影院的上座率就创下了19年以来的新低。

尽管互联网公司获得奥斯卡奖数量的比重尚未超过传统电影制作公司,但笔者认为,新旧力量之间的版权摩擦已经到来。诸如老牌电影公司迪士尼,在2017年中止了同奈飞的版权与品牌授权合作。而在2017年,由于未在电影院公映,奈飞将自己出品的电影《玉子》和《迈耶罗维茨的故事》撤出了戛纳电影节主竞赛单元的评选。

当时,奈飞的举动引起了很大争议,当年戛纳电影节主席、导演佩德罗·阿莫多瓦表示:“无法想象会颁奖给一部无法在大银幕上观看的影片。”导演史蒂文·斯皮尔伯格认为,奈飞的电影顶多是“电视片”,没有资格参与电影奖项的角逐。导演克里斯托弗·诺兰则认为奈飞将其作品在影院和流媒体平台上同步放映的政策很不明智……

表面上,这可能是关于如何看待电影艺术的争论;但实际上,这或许是电影内容新旧制作商间还会持续下去的版权较量。

 

作者:方桥 来源:中国知识产权报 发布时间:2019年2月27日

 

 
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国家版权局)版权管理司 主办
电子邮件:guojiabanquan@163.com
地址:北京市西城区宣武门外大街40号 邮编:100052
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版权局 版权所有
京ICP备05071949号